【撒糖214】再见小公主

 
 
    有的爱浓烈,有的爱轻浮。有的长若百年,有的短似眨眼。唯有一种爱情,在记忆里始终鲜活——年少之时,遇见同样情窦初开的那人,许下美丽心愿,稚气的承诺可能抵不住年月的躁,美好却常存心间。
 
【耽溺】
    初中的时候,大家都对爱情有天真的幻想。我知道她喜欢我。那天我们走在一起,她的手不时碰碰我的手,似乎想和我拉手,我脸有点红,一下把手缩回去了。正好衣兜里有一小包饼干,我假装什么都没发生,叼了一片饼干在嘴里。她小心的看了我三秒,说:“好饿呀”。她去咬饼干的另一头,我脑子里嗡地一响,立在那里。她“啾”地亲了我一下。那感觉很奇妙,原来吻是甜的。后来我再也戒不掉对甜的依赖。
    她是个任性可爱的小公主,喜欢我写各种情诗和信给她,我也真的写了很多,有时藏在糖盒里,有时应她的要求发在表白墙上。
稚嫩的爱情,稚嫩的言语。远去的初恋……
    高一的时候,我去了十三中学,她去了八中学。
    那是我最后一次给她写情书,恍然意识到,这可能是最后一次。“还记得跟你躺在草坪上,暖暖的阳光,好闻的发香,十指相扣,目光相接,就这么过去了多少柔软动人的时光。你一直独立自主,表面上坚强的样子,可内心却需要呵护,我把你当成我的小公主,宁愿包容你的任何好或不好……爱融在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份每一秒里,融在彼此的耳畔和发鬓中,融在目光与微笑中,环绕着我们相爱的两颗心。”
    到这我顿了顿,没把“永远不会改变”写下来。一个月后,她有了新男友。
我质问她。我以为我会伤害她,让她十分难堪。但最后发出的讯息都是恳求的语气,二十几条qq信息换来一句。
    “对不起,全是我的错。”
    后来朋友偷偷告诉我:“jsq的新对象是我们小学同学。Ewk,你记得吧?”
我记得清楚,那是我一向瞧不上的大个子。粗糙的个性,轻浮的外表,还喜欢嘲弄别人。
    “他变化可大了。现在走绅士路线,带个眼镜,有不少女生都喜欢他。”
我哼了一声,心想他的重点中学一定是家里人开的后门,不知道花了多少钱。
    “而且我跟你说,他学习超好,上次大榜前三十。”
    ……我整个人被冻住了,张嘴就蹦出一个字。
    哦。一声。
    极力地躲避这段失败的恋情。极力地开解败北的自己。我把那个女孩肉麻的备注改回原昵称,把特别关心换成普通关系,把她的空间动态屏蔽干净。
我真的忘了吧。
【虚妄】
    后来我的女朋友,和她都不一样。我怕了,怕我最看不上的人有朝一日总会在社交场上泡了我女朋友。
    她们不泡吧,不喜欢社交,文艺安静,穿着保守,邻家妹妹般乖巧。但是让我们烦恼的是,她们不喜欢饭后吃一颗糖果,嘴唇的味道淡淡的;不愿意跟着我坐在操场上一坐一个中午,像个傻子一样开怀大笑;还不愿意听我说“我爱你”,她们觉得太虚假了。
    我也觉得挺虚假,但为了维持我的光辉形象,我表白表白被表白,失败失败成功……幸好没被别人嘲笑我只是个会学习的傻子。
【再见不见】
    高三,收到某人亲笔书信,大致内容:今天老师带我们看了《霸王别姬》,我忽然明白了过去的一切,希望你现在一切都好。
    我在qq上回了一句:“感谢来信。好好学习,高三快乐。”
    前一阵,某人说要从武汉来长沙。挤在一张宾馆大床上,再也没闻到花露水混着痱子粉的香气。她涂了dior新款口红,爆款闪闪闪指甲油,我们和一个不知名的男同胞吃昂贵的私家火锅。
    带着一身火锅味走到大街上,佯装要回寝室的两个人跑到坡子街,再吃最普通的黑色臭豆腐和油腻腻的糖油粑粑。
    “十点了,你要休息吗?”我问。
    “我是来找你玩的,全由你决定。”
    风大,天黑。风把她的头发撩起,撒花一样扬在空中,我已辨不清那是烫了几次染了几次的头发。天色黑了,唯有那双眼睛闪闪发光,我看不见红唇和厚粉底,只听见四面八方凌乱的呼吸。
    “回去吧,早点睡觉。学着养生啦。”我奋力地欢笑。
    “我刚看了前任3。”某人的对话框总是突然弹出来。
    而恰巧,我24小时在线。
    “我没看。”想了一秒,我这样回复。
    然后没有然后。
    你需要什么然后?我们到了时间说再见。
    我想留住的你,早就沉睡在若干年前,那个苍白又干瘪的对话框里了。那之后,所有的女孩都不是花露水和痱子粉混合的香型。
 
【文章录入】:安薪宇  【责任编辑】:宋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