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撒糖214】写给“我错了”的一封信

“我错了”:

    见字如面。不知道谁教你的,每天都爱说“我错了”,有意思吗?可是我还是会忍不住喜欢你,信任你,想着你。我一边骂为什么天底下会有那么多槽点的人,一边感叹我的幸运。

    看你的第一眼,不瘦。你是在憋笑吗?反正觉得你很憨。因为公事不多的接触里,我开始觉得你轻浮,不靠谱,拖拉,没记性,依赖他人,妈宝,沾花惹草,什么人都要加QQ,喜欢开玩笑。总之越来越讨厌你。但偶尔真要做一件事,你还是相当扛得住的。那一次我狠狠夸了你,你肯定忘了。我第一次觉得你这种人还有优点呢。这个划在做事里面。做人方面也很靠后,我跟你说过的。是你宁愿不要功利的奖项,也要说什么对得起信任你的朋友。当时我第一反应是你有病,这种事别人会在意吗?值得吗?第二反应是,这是你的原则,这家伙这么光明磊落啊原来。最后我才意识到,你交朋友都是用心的。

    突然心软了。

    别得意,我还是觉得你的做法特别傻。因为我是俗人吧,我做不到。

    谈到交朋友,我的友情观与其说独特,不如说扭曲。只要觉得不能深交,我一步都不敢多走。跨年的时候,你只发给我“新年快乐”四个字。我是不会群发节日祝福的人,但也没想过有人会这么简陋发。莫名其妙,背地里吐槽你的我当时一点都不想骂你,甚至有一点点失落。然后我硬是找你聊了起来。是真的好想和你交朋友啊。结果你很平常地开了一个玩笑——谁要跟你做朋友。莫名其妙,几天后,因为你的愚蠢,在公事上你又来麻烦我,增加我的工作量。都是期末了,还老是找我问你的问题解决好没有。我内心深深无语。可是莫名其妙,我又和你聊了起来。

    没错,能遇见你,走近你,就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 聊着,就变了味道。以朋友的名义,隐藏着我们自己都说不出的尴尬。

    有一天摊了牌,再一天冲动,好多天反复折腾,再一次次让我明白——原来我这个笨蛋,是真的笨。

    有时候真的想当你妈。在你像一只流浪狗一样邋遢的时候,收留你回家。帮你洗澡,吹干湿漉漉的毛发,涂药,包扎你的伤口。用毛茸茸的毛巾包着你,抱你火边取暖。睡觉的时候,我会侧躺,看你圆圆的眼睛,好像有一点点湿润。你说狗睡觉盖被子吗?没养过不知道诶。如果敢把口水滴在我脸上,擦干净的时候别把我弄醒,不然就赶紧自己滚回野狗窝,不送。

    有时候又真的好想你当我爸,管管我。我是一个人懒到生病因为不会吞药,只能咬碎,又怕苦嫌麻烦故意少吃药的人。我是一个定了闹钟也要摁掉,等你电话叫醒,再聊快一个小时天的人。我是一个人把情感概念化,想不通还硬要求解释,然后折磨我自己,等你宽容我的人。我是不愿意依赖任何人的人,一个好面子活受罪伤害别人的人。像活在一座孤岛上,风告诉我生存的做法,我就听风的。心告诉我什么是开心,我偏偏不听。唯一一次跟心走,就是决定和你在一起。我等你漂流而来,你说你是带我离开,还是留在岛上陪我。

    我不会对我爸撒娇的,我没对谁撒过娇。不愿意,不敢,不懂如何撒娇。所以你要求我撒娇的时候,我在想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。

    这封信没什么逻辑。但你知道的,我逻辑起来可怕的样子我自己都讨厌。是你教会我,在情感上的不讲逻辑。只要这一份爱不变,胡说八道什么都对,是吗?

没关系啦,爱你。 

 

“没关系”

2018214

【文章录入】:李瑶  【责任编辑】:宋超